政策合力破民企融资难题精准滴灌通“最后一公

  “现在,小微企业享受的利率要比中大型客户还便宜,中大型客户都在反映称为何对它们还没有优惠。”工商银行台州分行党委副书记张仕乾称,监管政策的倾斜,使银行增援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力度明显加大。

  第一财经记者在跟随银保监会调研中了解到,为了解决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各方正在形成合力,打通民企融资最后一公里。

  为了引导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实施精准滴灌,2018年以来,银保监会已出台多项措施,改善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环境。包括,信贷投放上,强调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全年要实现“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的“两增”目标;要求五家大型银行发挥行业“头雁”作用,力争总体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30%以上。

  相关政策落地后,金融机构动作接连不断。例如,通过产品创新、金融科技等手段提高转贷效率,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落实“尽职免责”制度,提高信贷人员做小微金融业务的积极性。

  不过,如何在降价减费的竞争中保持商业可持续,如何在完成“两增”目标的同时把控风险,银行还面临多重挑战。

  长期融资渠道少、人工成本高、经营地偏远导致金融服务偏弱,是浙江梵地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面临的融资难题。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郑江对记者介绍,“中药材是一个特殊的行业,资金使用周期较长,中药材产业投入的周期为3到5年,最长可达8年;同时,人工成本高,(我们)150亩种植面积,2018年人工成本就要60多万元。”

  实际上,贷款周期短、还款续贷难、担心银行惜贷断贷是大多数小微民营企业最担心的问题。

  长久以来,各家银行发放的多为1年期及以内的“短期”流动资金贷款。而对于小微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来说,短期流贷无法完全匹配其生产经营周期和回款周期,容易产生短借长用、频繁转贷等期限错配问题,既不利于企业家制定中长期投资规划,也间接推高融资成本、增加办贷手续、影响企业现金流稳定。

  记者在江苏、浙江、福建三省调研中了解到,传统续贷模式须还清原有贷款才能再申请续贷,由于企业现金流并不完全匹配融资期限,企业往往通过民间借贷寻找“过桥”资金,时间和资金成本都很高。按民间短期借贷三分利(日利率万分之十),3天起算,小微企业100万元贷款转贷至少需要3000元财务费用。

  “此前,企业为了能够续贷,借了高利贷还款,但还款后,银行却不再提供贷款,印象很深刻。”有企业家就表示,希望银行、政府层面能够考虑。

  针对中长期流动资金贷款领域存在的市场空白,部分银行已经开始为企业提供3年的流动资金贷款服务,创新中期流贷新模式。

  例如,临海农商银行推出“企业循环贷”“企业分期贷”“企业年审贷”等3款中期流贷产品。其中,“企业年审贷”内嵌年审制服务,贷款发放后按年审查企业贷款条件,如企业未发生明显负面变化,则保持合同继续有效,最长贷款期限3年,最高贷款额度可达3000万元。

  资金只有真正用于生产经营,实体经济才有获得感。因此,确保资金高质高效流向实体经济和民营企业,是银行、监管亟须解决的问题。匹配生产流程的融资成为了破题切入点。

  台州银保监分局党委书记曹光群介绍,台州通过试点中长期流动资金贷款,匹配生产周期。加强制造业企业现金流测算,提前嵌入年审制、预审制与循环式服务,做好中长期流动资金贷款的风险管控。通过内嵌年审制、预审制,银行每年提前对贷款情况进行审查,符合条件的无需还款,自动续贷,贷款实际使用期限最多可以延长到3年。循环贷款模式下,企业可以在3年内多次提取、随借随还、循环使用贷款额度,既能及时匹配资金需求,又能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节省融资成本。

  在为实体经济输血过程中,不少银行“不敢贷”、“不愿贷”,归根结底是存在信息不对称、小微企业公私不分、小微企业业务营销成本大、流程长等多种困扰。

  “小企业点多面广、客群多,银行付出的营销成本与做大企业的逻辑是一样的。因此,做小微企业对于客户经理、基层机构来讲,积极性并不是很高。这也造成了对于小微企业,银行‘不敢贷、不愿贷’现象。”苏州银行董事长王兰凤表示。

  如何完善机制,让基层员工愿贷、敢贷?如何创新手段,让民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