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中美货币政策趋同的影响

  总体来看,中美两国货币政策的趋同对中国经济是有利的,有助于减缓已经存在的外部压力,为中国货币政策的灵活调整提供更多的空间,改善实体经济的金融环境,对于缓释中国市场的金融风险也有好处。

  2019年初以来,中美货币政策初步呈现趋同态势,这对中国经济会有怎样的影响?趋同态势下我国的主要货币政策工具会如何运作?本文拟展开进行分析。

  长期以来,中美的货币政策趋同的少,不同的多,甚至在有些阶段是明显地分化。2000年以来,中美的货币政策除了在反危机的时候是阶段性一致,但时间并不长。在2008年美国推出反危机举措的同时,中国迅速跟进,2008—2010年期间,两国货币政策很明显是向宽松方向调整。但在最近五六年中美货币政策却明显不同,甚至是趋于分化的态势。

  2014年至2015年,中国一共5次降息,4次降准;2017年至2018年又5次降准。总体来看,中国货币政策基调是稳健的,但却是持续朝着偏松方向进行调整。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由2013年底的7.2%降至2018年底的5.6%;银行间质押式回购七天加权利率由2013年底的5.4%降至 2018年底的3.1%。而美国在2015年年底开始加息,2016—2018年连续3年一共加息9次,与此同时逐步退出QE。很明显美国货币政策是朝着收紧的方向走的。经过9次加息之后,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从反危机后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0—0.25%,上升到了2.25—2.5%区间,即到了美联储目标利率区间的下端。可见,2015年以来两国货币政策是明显分化的。这种分化对中国经济和货币政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中国的货币当局一直是在努力平衡这种分化所带来的影响。

  但自2018年底以来,中美货币政策却呈现出了一种趋同的态势。从中国来看,2018年下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尤其是负外部性骤然上升,前期金融紧缩的叠加效应显现了负面影响;投资和消费增速都在不同程度地下降,资本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持续低迷,金融领域中的风险时隐时现,货币政策虽保持稳健基调,但依然向偏松方向进行调整。

  美国的货币政策在2018年底之前是向紧的方向调整,但2019年初开始鸽派的政策占了上风。事实上,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美国经济运行情况就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财政赤字、贸易赤字不断创出新高,资本市场持续大幅度调整,私人消费步伐也在放缓,投资以及持续表现不错的就业也出现了阶段性的走弱,经济增长速度从2018年二季度的高位明显地回落。对于2019年美国经济的增长,一些国际知名金融机构预测,认为可能难以达到2%。在这种背景下,美联储政策发生了方向性变化,2019年初停止了加息,而且似有暗示,全年都不可能再加息。可以说,这一轮美联储加息周期基本上到了尾声。随着经济状况的走弱,美国国内要求降息的声音开始出现。

  2020年美国要进行大选,经济运行状况如何对于现任总统特朗普来说非常重要。而2020年是中国实现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最后一年,经济增长速度有必要保持在6%—6.5%的区间。因此从总体上看,目前中美两国货币政策趋同的态势在2020年可能还会延续。

  中美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两国的货币政策毫无疑问会对全球经济有不小影响,尤其是拥有作为国际关键货币美元发行权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这里主要讨论中美货币政策趋同对中国经济会带来什么影响。

  总体来看,两国货币政策的趋同对中国经济是有利的,有助于减缓已经存在的外部压力,为中国货币政策的灵活调整提供更多的空间,改善实体经济的金融环境,对于缓释中国市场的金融风险也有好处。具体来说涉及到利率、汇率、资本流动以及企业融资成本等各个方面。

  近年来,美国的利率是明显上升的,但中国的利率水平却是往下的,两国利差已经很小。2018年底,中美两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已降至近五年底部,一月期美元LIBOR与我国一月期SHIBOR利差仅为36个基点。随着美国加息周期停止,中美的利差可以保持一个较为稳定的状况。这种状况的出现对于中国市场利率减少了一种压力。从某种意义上看,我国利率有了进一步下调的空间,但国内利率水平已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中美利差也处于较低水平,因此空间并不太大。而利率水平的稳定尤其是美国利率水平的下降,对于中国企业在海外融资和境内融资成本的下降会有推动作用。这不仅有助于缓解小微企业融资贵问题,也有助于降低大中型企业和房地产企业的财务成本。而此时中国为减轻企业经营压力,正在大力实施减税降费,企业融资成本下降无疑有助于实现相关政策目标。

  就资本流动来说,2015年底以来美国货币政策收紧对全球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动带来很大压力。部分发展中国家在美国2015年底加息之后资本快速流出,货币出现持续大幅贬值,经济遂即陷入了困境。阿根廷即是典型的例子,在美联储2015年启动加息之后其货币汇率遭受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