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玛小镇丨异域风情的本土尴尬

  1988年,赛格集团在华强北成立了中国首家电子市场,从此上演了无数一夜成名的故事。

  在鼎盛时期,华强北的厂家们组装出一部山寨机只需要几天时间,能顶中国电子产品市场的半边天。

  去年iPhone X发布前夕,网友曝光了一组山寨iPhone X的照片,声称库克见了都想哭。如今华强北早已风光不再,鎏金岁月后已有大量店铺关门。

  中国最大的山寨市场谢幕了,却给善于总结经验的开发商留下一摞厚厚的教科书。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上海松江有泰晤士小镇、广东惠州有奥地利小镇、杭州有广厦天都城,而在四川金堂,也隐匿着一座“法国科尔马”——科玛小镇。

  2018年,湖南卫视综艺节目《中餐厅》把法国科尔马带火了,但2012年就已开盘的金堂科玛小镇却始终没有火起来。

  在人们心中,科玛小镇深入人心的或许是其对法国科尔马小镇建筑风格的复原,让其成为了众多婚纱摄影机构的拍摄基地。但要成为科尔马那样的“诗和远方”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从天府广场到科玛小镇,距离55.8公里。从前的宣传文案上这样写道,“科玛小镇座落于享有‘天府花园水城’美名的金堂淮口,是森宇集团继南湖旅游度假区之后,重金50亿打造的欧洲水岸小镇的中国样板。”

  从成南高速淮口出口下高速,经过九龙大桥,便会看见这片充满欧式风情的建筑群。以打造旅游度假区为目的建设的科玛小镇,从整体外观便可以窥见其设计者对于建筑艺术偏执追求的理想主义气质。

  但或许正因为如此,在前期设计中一味追求建筑形态的复制,而后期缺乏对商业业态布局的思考,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名字相仿,建筑风格类似。科玛小镇自诞生之日起仿佛就陷入了命运的泥沼。不仅没有像科尔马那样火起来,而且还遭遇了开发商资金链紧张,经济大环境不佳等“内忧外患”。

  科玛小镇,仅凭一片单独矗立的欧式风情建筑,显然不具备吸引游客的“内力”。

  2012年7月,科玛小镇正式亮相,开盘宣传中曾经这样报道:“科玛小镇是集商业购物,亲水体验于一体的欧洲原味小镇,不仅有两公里超长中轴水景步道,还有西南首条游艇航线。”

  开盘期间,在金堂上演过豪车名模巡游,汽车音乐节等传统房企营销造势活动。彼时的人气只是昙花一现,明星大腕歌舞升平的画面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寥落的小镇在独自神伤。

  经过6年时间的培育,科玛小镇仍然摆脱不了商铺空置、没人气、业主维权的窘境。文旅君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获悉,科玛小镇的业主至今还在为手上的“烫手”商铺四处奔走。

  业主留言称,“多次找到开发商求助,经政府协调大多数业主的证件已办理下来。但是后续问题包括搭建二楼、水电气费、多收的办证费用等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二期业主的最后几个月返租未到账,商铺空置无收入,还要缴纳超高物业费。”

  业主的留言很快得到了金堂县委办的回复。从回复中可知,科玛小镇在2018年已经被四川西部华熙置业有限公司收购,后续的问题也在逐步的进入处理程序。

  官方回复中提到,“科玛小镇是由成都长湖投资有限开发建设的纯商业项目,位于淮州新城,其中销售备案的有305套。成都长湖投资有限公司属于成都森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森宇集团于2015年爆发债务危机,处于破产清算边缘,2018年7月,四川西部华熙置业有限公司全资收购了森宇集团名下全部资产。”

  并对于搭建隔层问题、返租及水电气、多收的办证费用和物管费用等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

  据了解,成都森宇实业集团是一家成都本土房企,成立于1995年,先后在成都区域开发过“华阳府河音乐花园”、温江“森宇音乐花园”、牧马山“维也纳森林别墅”、温江“美茵河谷”、航空港“翰林上岛”、双流“海棠湾”、“海棠公馆”和“美茵庄园”等项目。从2000年起,连续13年被评为“四川省房地产开发企业综合实力十强”。

  但2016年后,这家“综合实力十强的”房企可能运气就有点背了,乌托邦式造城计划的破灭以及盲目扩张带来的资金危机把森宇集团推到了危险的位置。

  这一切要源于2014年10月五矿信托分两批向森宇发放的总计5亿元信托贷款。据媒体报道,2016年初,五矿信托向青海省高院申请,要求查封冻结森宇集团逾5.1亿元财产。此举曾被外界解读为“森宇资金链全面断裂,爆发债务危机的导火索。”

  2016年1月初,针对市面上的破产传言,森宇发布声明承认公司遇到现金流危机,但并没有破产。

  2018年5月29日,森宇位于南湖的2宗商业地块在历经2次流拍后终于被法院以拍卖方式成功售出,此举为它换来了23.15亿元资金,但变卖这两宗商业土地的20多个亿,对于森宇的债务危机只是杯水车薪。

  2018年,其公司股权已悄然发生改变。通过企查查了解到,森宇的股东已变更为成都泰达投资有限公司、四川西部华熙置业有限公司。在透过层层股权结构图可以预见的是,科玛小镇仿佛有了实力更强的“操盘手”。

  坦率来讲,科玛小镇是迷人的,许多红黄蓝绿的房屋似童话中的世界,颇有异国风情。但尴尬之处就在于,这种风格的建筑除了在异国之外,仅仅中国就有多处复制版本。单凭照片,其实很难分辨出究竟是哪个城市的欧洲小镇。

  如果科玛小镇仅仅是一座婚纱摄影基地,那么它的呈现无可厚非。但作为一座重金打造的原味欧洲水岸度假小镇,一座集融亲水体验、生态度假、时尚购物、水景观赏、户外娱乐、全家参与于一身的西南最大欧洲水岸度假小镇。那么,科玛小镇名不副实。

  规划之初,科玛小镇应该包含“占地1600余亩的科玛淮口森林体验公园,其中包含50种以上的游乐设施;13公里长的原味欧洲水岸商业街;一站式消费的大型综合商业体科玛欧洲城。”

  并企图通过“当地自然资源云顶上、炮台山以及九龙长湖的深度开发和整合,为这里带来每年500万的游客。”

  但事实上,科玛小镇配套奇缺,周围除了一些不成规模的小店,基本上没有像样的购物中心。在紧挨着科玛小镇的街道上,仅仅只有一辆售卖炒饭炒面的三轮车,为数不多的小商品销售点卖着寥寥可数的商品。

  尴尬而有趣的便是,这样一个没有什么人气和商业氛围的街道,却林立着好几家婚纱影楼。

  曾经预设的咖啡厅、酒吧全都没有,270米的欧式步行桥封闭不能通过,景区内的水景没有水,音乐喷泉也呈现干涸状态。传说中的五星级院落度假酒店、2000万美仑美奂音乐喷泉、价值千万的豪华游艇、人工造浪区全都在人们的想象中。

  在这个“一站式消费大型综合商业体”里感受到的只有异常冷清。中午12点用餐高峰期,除两三家中餐馆、自助火锅之外,可以就餐的去处并不多。而此前挂着招牌的美容会所、购物中心已人去楼空。

  一位卖炒饭炒面的大姐告诉文旅君:“这边平时人不多,周末出太阳的话人会稍微多一些。偶尔也有大巴车拉人来这里旅游,但是这些人并不会在这里就餐和消费,大多拍拍照上车就走了。”

  “听说政府介入了,据说这边的厂房都要搬迁走,对面也在修公园了,以后这里的人可能会更多些。”对科玛小镇的前景,“炒饭”大姐似乎信心十足。

  淮口镇地处龙泉山脉东部,金堂县域中部地区,是成都市东进主战场之一的淮州新城核心区,镇域内有沱江穿山越谷,于淮口城区划出“U”形大弯,形成水面宽阔、地势平坦的天然良港和宜居之地。科玛小镇就成了沱江流域水岸旅游第一镇。

  毗邻沱江,占据成都市节能环保产业基地的核心位置,但长久以来人气萎靡,更像是一座“空镇”。 其实,针对科玛小镇的“空置”问题,淮口镇曾经做过一些尝试。

  2016年10月29日,在成都市政府主办的“创业天府 菁蓉汇·金堂”节能环保专场活动上,金堂县正式向外推出双创基地“菁蓉·智创港”。「智创港」,就是科玛小镇的一次蝶变。

  通过变身「智创港」达到去化库存活跃商业氛围是科玛小镇的一次尝试。然而本为商业街区的科玛小镇本身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变身集中办公区的可行性也不会太高,而且节能环保企业规模有限,如何引进足够的公司,会再次考验了科玛小镇的运营团队。

  各色小镇,林林总总。避免千镇一面是一个难点。转变为「智创港」的科玛小镇是形式大于内容的招商动作,还是产城一体化的创新模式?是还是解药,还需要时间来检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快三平台_全天快三计划_人工计划_快三精准计划网 »科玛小镇丨异域风情的本土尴尬